Sunday, June 1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被操控的上帝?(2023 年 8 月 11 日)

4:1 以色列人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2 非利士人在戰場上殺了他們的軍兵約有四千人。 3 百姓回到營裏,以色列的長老說:「耶和華今日為何使我們敗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抬到我們這裏來,好在我們中間救我們脫離敵人的手。」 4 於是百姓打發人到示羅,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來。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與上帝的約櫃同來。 5 耶和華的約櫃到了營中,以色列眾人就大聲歡呼,地便震動。…… 7 非利士人就懼怕起來,說:「…… 8 我們有禍了!誰能救我們脫離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從前在曠野用各樣災殃擊打埃及人的,就是這些神。 9 非利士人哪,你們要剛強,要作大丈夫……與他們爭戰。」… 10 以色列人敗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殺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萬。11 上帝的約櫃被擄去,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殺了。(選輯自撒母耳記上4章1-11章)

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打仗,戰場位於非利士人北邊的亞弗,和以色列人西面的以便以謝之間。兩軍初步交戰,以色列陣營傷亡慘重,在戰場上犧牲了四千軍兵。他們以為上主之所以沒有將勝利賜給以色列人,是因為他們沒有帶上主的約櫃來到戰場。所以他們在第一個回合敗仗之後,以色列的長老就在軍營中作出了一個決定:「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抬到我們這裏來,好在我們中間救我們脫離敵人的手。」

於是百姓十分積極地打發人到示羅,將耶和華的約櫃從會幕抬到戰場。祭司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他們的職業身份也是祭司,伴著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同來。以色列人這次把耶和華拉進戰場的行動,可以說在排場和陣勢方面,相當認真,一點都不算欺場了。

在形式上,由兩名祭司帶領,將約櫃抬到戰場,猶似邀請上帝親臨現場,既然大能的上帝已經在我們的陣營裏,那當然戰無不勝,無所畏懼。然而,上帝真的可以任由我們擺佈,甚至將它拉在我們的一灘混水當中? 難道我們以為藉着形式化的宗教行動和言辭:講幾句讚美的說話,又或者讀一兩篇詩篇,甚至有言辭端正的禱文,上帝就會答應我們的慾求,為我們打勝仗嗎?

以色列人豈非應該尋問,對陣非利士人這件事,到底上帝的心意是怎樣的?若果上帝的旨意是叫以色列人去打這一場仗,又有否求問,到底上帝要差派誰人來統領這場戰爭?當會幕建制已經腐敗不堪的時候,竟然妄想用宗教形式來爭取反敗為勝?又有否想過,由何弗利、非尼哈兩個有名無實,甚至叫人眼冤的祭司,竟然成為引領約櫃去戰場的領袖,除了徒具形式,其實等同褻瀆?

也許以色列人千算萬算,想不到約櫃到場之後, 除了叫陣營中的軍民亢奮了一陣子,也帶來一些恫嚇敵方的心理作用,誰知這到頭來反而刺激了非利士人的士氣,也很可能因此把他們的戰鬥狀態提升了。結果,以色列人敗得更慘烈,為了保命,各向各家奔逃,這一回合以色列被殺的人更多,是前一次的七倍有多,三萬步兵就此倒下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不要被某些宗教法門矇騙真正的信仰:徒具形式的宗教聚會;有美麗言辭卻沒有心靈誠實的禱告;沒有口唱心和的真誠,卻倚賴良好音響效果的詩歌;有美麗的服飾和外表卻沒有真正的敬虔。

那兩個有點參與「角色扮演」的職業祭司何弗利和非尼哈,在這次假借上帝之名的行動中,在戰場中被殺死,讀者也許不會感到驚訝,而這一種空洞和虛假的宗教形式主義,卻在歷史長廊中,一而再反覆出現。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利這個祭司家族,以及以色列的長老,在真誠敬拜上帝這條道路上,已經背離上帝,而且越行越遠,他們甚至意圖利用上帝,藉著約櫃現身這種形式,「製造」上帝臨在的宗教氣氛,試圖解決自己的需要,滿足心中所想的慾望和追求。

不禁要問:上帝是由人所操控和使用的嗎?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8月11日


市井心靈默想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不要被某些宗教法門矇騙真正的信仰:徒具形式的宗教聚會;有美麗言辭卻沒有心靈誠實的禱告;沒有口唱心和的真誠,卻倚賴良好音響效果的詩歌;有美麗的服飾和外表卻沒有真正的敬虔。

經文默想及祈禱……

上帝的約櫃被擄去,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殺了。
(撒母耳記上4章11章)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