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榮耀離開以色列(2023 年 8 月 18 日)

4:12 有一個便雅憫人從戰場上逃跑,衣服撕裂,頭蒙灰麈,當日來到示羅。 13 ……以利正坐在路旁的位子上觀望,為上帝的約櫃心裏擔憂。那人進城報信,全城的人就都呼喊起來。…… 16 那人對以利說:「我是從戰場上來的,今日剛從戰場上逃回來。」以利說:「我兒,事情怎樣了?」 17 報信的回答說:「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百姓中被殺的很多!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和非尼哈也都死了,並且上帝的約櫃已經被擄去了。」 18 他一提到上帝的約櫃,以利就從城門旁自己的位子上往後跌倒,折斷頸項而死…… 19 以利的媳婦,非尼哈的妻子懷孕將到產期,她聽見上帝的約櫃被擄,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曲身生產,極其疼痛。 20 她將要死的時候,旁邊站着的婦人們對她說:「不要怕!你生了男孩了。」她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21 她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這是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擄去,又因為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22 她又說:「榮耀離開以色列,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擄去了。」 (選輯自撒母耳記上4章12至22節)

以色列人大敗於非利士人手下,其中一個從戰場上逃跑的人,趕往示羅報信。報信人衣服撕裂,頭蒙灰麈,看見這個模樣,示羅百姓大抵心感不妙。祭司以利正坐在路旁的位子上觀望,敘事者如此下筆,其實語帶相關,因為他告訴我們,那時以利已經九十八歲了,而且兩眼發直,不能看見。(撒上4:15)那麼,以利又可以觀望到什麼呢!年紀老邁的以利,作為會幕建制的主理人,他不單肉身的眼睛盲了,他的心眼也同樣不能觀望到什麼!他容許以色列百姓,將上帝的約櫃帶到戰場,來一次宗教形式主義的賭博,若果賭贏了,即是以色列人竟然可以憑約櫃壓場而擊敗非利士人;不過若果賭輸了,就陷入極大的困局,更何況他兩個兒子把自己的性命,也押注在這場宗教形式行動當中。

報信人對以利說:「我……今日剛從戰場上逃回來。」以利接著就問:「我兒,事情怎樣了?」敘事者早就告訴我們,以利「為上帝的約櫃心裏擔憂。」按以利向報信人所發出的第一個問題,是有關上帝的約櫃,卻不是兩個兒子的安危,我們可以評價以利始終緊張上帝的約櫃,甚至多過對兩個兒子的人身安全。不過,以利在世九十八年的最後一句說話,原來就是這一句帶着問號的說話,這一個問號之後,報信人告訴他:「百姓中被殺的很多!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和非尼哈也都死了,並且上帝的約櫃已經被擄去了。」然後就再沒有然後,以利沒有留下其他言辭,就撒手人世,從城門旁自己的位子上往後跌倒,折斷頸項而死。他帶着永恆的遺憾,離開他的人生舞台。

以利的媳婦,非尼哈的妻子將到產期,她聽見上帝的約櫃被擄,並且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可能因為情緒激動而引致難產,敘事者形容她曲身生產,極其疼痛,她將要死的時候,旁邊的婦人說:「不要怕!你生了男孩了。」非尼哈的妻子並沒有回答,也不把嬰孩的性別放在心上。她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相信她以最後的力氣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她為孩子取了這樣一個特別的名字,記下那個時代之中,可能是民族最慘烈的一場失敗,甚至可以理解為,以色列人已經失去了上帝的保護和看顧。

敘事者表明,非尼哈的妻子如此行,是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擄去,又因為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是的,時代劇變,加上自身經歷的慘況,完全無能為力,對於孩子的未來,在這樣一個絕望的時空之中,實在難以想像,到底孩子的人生要如何走下去? 在這種絕望的光景中,生男或生女又有什麼分別呢!

非尼哈的妻子拋下了最後兩句說話:「榮耀離開以色列,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擄去了。」 她臨終所說的是一個時代的悲劇,當信仰道德價值崩潰,帶來了有名無實的宗教禮儀,沒有靈魂而行禮如義的信仰,終於走上了一場信仰的豪賭,其實,結果是可以預期的;這又何嘗不是一個民族的信仰慘案,人妄圖挾持上帝到自己的慾求當中,最後卻落得如斯下場,先是擔任士師職份的祭司以利,一家三口男丁,在一天之間都把生命賭輸了,然後由一個難產的婦人,伴隨著三萬三千人戰死沙場的慘烈,她悲情宣告榮耀離開以色列,成為一個民族烙印!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千萬不要選擇徒具形式,卻沒有上帝的信仰;更不可能意圖挾持上帝的名號,偽裝上帝榮耀的同在;更絕對不要以為,憑形式化的宗教行為和氛圍,可以操控上帝,來達成自己的慾望。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8月18日


市井心靈默想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千萬不要選擇徒具形式,卻沒有上帝的信仰;更不可能意圖挾持上帝的名號,偽裝上帝榮耀的同在;更絕對不要以為,憑形式化的宗教行為和氛圍,可以操控上帝,來達成自己的慾望。

經文默想及祈禱……

她又說:「榮耀離開以色列,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擄去了。」 (撒母耳記上4章22章)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