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4,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市井心靈:禱告的詩(2023 年 7 月 7 日)

2:1 哈拿禱告說: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 我因耶 和華的救恩歡欣。 2 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3 人
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 因耶和華是大有智識的神,人的行為被他衡量。 10 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 予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國。(撒母耳記上 2:1-3; 2:10)

《撒母耳記》的序幕以撒母耳的出生為重心,而撒母耳的誕生,又以他的母親哈拿的求子經歷為焦點。哈拿在上帝面前懇切祈求一個親生兒子,她等待多年的願望終於達成,哈拿當然喜不勝收,她就以禱告頌讚耶和華。這篇被輯錄的禱文,以詩體的形式傳世,共計十節經文,禱文開首的第一句,可以用歡天喜地、興奮莫名來形容哈拿的心境,這是她蒙神應允,在多年不育的苦情下,最終喜獲麟兒,半生烏雲盡去,一直困擾她的巨大難題,就此消解。

這篇禱文成為士師時代與王國時期的一個重要連結:《士師記》最後一節說明「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而哈拿的詩篇預言以色列人將有帝王的出現:「將力量賜予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國。」故此,我們不應純粹以一個母親得子的「私人事件」來理解這篇詩。不過,還是從哈拿的個人經歷談起。

若果沒有經歷不育的困苦,也許哈拿不會寫出如此深刻反思信仰的詩章。她的困苦,成就了她生命中一段信心歷程,甚至可能是人生最關鍵的事件,具備這段生命經歷,這禱告的詩篇才成為不朽的屬靈作品,啟發著歷世歷代的天路客。

士師記以一個混亂不堪的場面結束。敘事者寫道:「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最後一句話,簡潔有力地總結出,十二支派的政治同盟制度,已經徹底崩潰,那是一個價值顛倒、暴力充斥的時代,從《撒母耳記》更看見連祭司制度及會幕獻祭,也完全不像樣,信仰及道德崩塌,民族前景堪憂。

哈拿禱告的詩篇,卻提供了另一個窗戶,讓我們看見一個崩壞的時代,仍然有信心的祈禱,更難得的是,在那個古舊的世代,看見一個女子的讚美、敬拜和信心的宣認。哈拿對所有聖經讀者,仍然可以發揮巨大的屬靈影響力,而她這個禱告,不單回應身處的時代,更扣連以色列民族、國家的未來。

哈拿以信心宣告:「只有耶和華為聖。」她接著鏗鏘有力地說:「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 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在一個價值紛亂,信仰摻雜的世代,哈拿尊崇獨一的上帝,認定祂是生命的堅固倚靠,她規勸世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 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世人就是因為驕傲與狂妄,不以上主為神,就做出種種道德崩壞的事情。哈拿提醒我們:「耶和華是大有智識的神, 人的行為被他衡量。」現代中文譯本來得直接:「因上主是洞悉一切的上帝;他審斷人的行為。」

哈拿可能被看作,只是一個渴望產子的普通婦人,但從她的禱告詩篇,叫讀者意識到,她的信仰的闊度和深度,確實叫人激賞。這禱告的詩章結束時,哈拿如此寫道:「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誰人無知地意圖取代上主的地位,注定承受惡果,因為上主必然攻擊及審判他們,直到地極。上帝是那位賜予力量的真真正正的造王者,受膏者的國度的興衰,全在乎祂。

親愛的弟兄姊妹,撒母耳是在這位胸懷世界,承擔國族的敬虔母親的乳養下成長。上主透過哈拿,讓撒母耳的生命,在母親的懷裡一天一天被建立,撒母耳有一個堅實的幼童期,在那個任意而行的崩壞世代,為撒母耳成為一個忠於召命的神的僕人,並他的終身志業,打下生命的根基。

這是一個詩的禱告,也是一份詩一般美麗的母愛。

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
總幹事
劉國偉
2023年7月7日


市井心靈默想

哈拿禱告的詩篇,卻提供了另一個窗戶,讓我們看見一個崩壞的時代,仍然有信心的祈禱,更難得的是,在那個古舊的世代,看見一個女子的讚美、敬拜和信心的宣認。哈拿對所有聖經讀者,仍然可以發揮巨大的屬靈影響力,而她這個禱告,不單回應身處的時代,更扣連以色列民族、國家的未來。

經文默想及祈禱……

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撒母耳記上2章2節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