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8,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39 八月二十六日──約伯記-36(總結)

總結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42:5)

讓我們再回到第一章那裡來思考:到底約伯記的重點是在「苦難」,還是在「生命的調整」?

若我們仍然高舉苦難、高舉人如何忍受苦難,「苦難」本身不就成了「神」、成了人的「榮耀」嗎?在「苦難」中,我們把眼目放在哪裡?

生命的破口⋯⋯

從整卷的約伯記來看,撒但激動神允許牠得以攪擾約伯,目的就是要用環境、用人來「激動」約伯的情緒、思緒,繼而否認神、離棄神。那麼,約伯有什麼生命上的破口使撒但得以「控訴」他呢?

約伯受苦前的日子是平順安穩,這時候說信神、愛主,一點都不難,然而這時候的約伯,對神的認識止於神是降禍的神,因此,他雖信神、卻仍活在恐懼中──「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31:23)

當神允許撒但把約伯交給牠──就是神許可拆掉四面圈上的籬笆保護的時候,也就是考驗的時候到了。然而神屬天、超自然的保護就是不許撒但伸手加害於他」(1:12)──為要向世人、仇敵見證神所喜悅的人,終必得勝──「他雖失腳、也不至全身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攙扶他。」(詩37:24)──這個「攙扶」就是「保護、攔阻」。

對於「忽然」來的「驚恐」,許多時候都是從撒但而來的攻擊,目的就是要我們「害怕」,因為害怕容易使我們頓時失去神的平安我們信的根基,也因此顯露出來,這就好比耶穌所說的「把房子蓋在沙土上」(太7:26)你的「信」在暴風雨中,仍能有耶穌那般的平靜安穩嗎?──「海裡忽然起了暴風、甚至船被波浪掩蓋.耶穌卻睡著了。」(太8:24)

默想:你恐懼什麼?恐懼身體上的病痛?恐懼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恐懼貧窮、缺乏?恐懼失去愛、安全、保障、工作、面子、尊榮、身份、地位?那麼,你的恐懼就有可能成為撒但能在神面前「控訴」你的因由──「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一4:18)──你要竭力進入神完全的愛裡。

人的錯、神的錯?⋯⋯

起初,約伯在環境中、身體上所遭遇到的災禍,他還能忍受,然而朋友一次又一次對他明明的羞辱,猶如箴言所言:「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箴18:14)言語的羞辱所帶來的憂傷,把人生命底層的根基給挖掘出來。

約伯與朋友你一言、我一語的急躁發言,是把約伯一向所引以為傲的尊榮、尊敬、智慧一層又一層的扯下、剝奪,迫使約伯一連用了六章的內容(26~31章)來回應三朋友(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並自辯自己的完全、清潔,更展現「自己」昔日的風光、驕傲的日子,與之相比的,是眼前那潦倒、卑賤的日子。

這六章最後的辯駁,反應出約伯對苦難的看法──他不能接受,所受的是出於神的攻擊、是神的錯──

  •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27:2)
  • 「神把我扔在淤泥中、我就像塵土和爐灰一般。」(30:19)
  • 「祢向我變心、待我殘忍.又用大能追逼我.」(30:21)
  • 「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31:23)

與三朋友之前的辯駁裡,也多番強調他所有的禍患皆出於全能者,絕非自己的罪:

  • 「我的舌上、豈有不義麼.我的口裡、豈不辨奸惡麼。」(6:30)
  • 「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9:21)
  •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祢手的。」(10:7)
  • 「我已陳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義。」(13:18)
  •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16:17)
  • 「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 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 」(6:4)
  • 「祂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9:17)
  • 「我素來安逸、祂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祂的箭靶子。」(16:12)

所以,神要調整、改正約伯的功課,正是他的自以為義,神也明明的責備了約伯: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豈可定我有罪、好顯自己為義麼?」(40:8)

讓我們看看大衛對災難的看法:「大衛年間有饑荒、一連三年.大衛就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這饑荒是因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殺死基遍人。」(撒下21:1)──或許饑荒的第一年,大衛不覺得什麼,第二年仍有饑荒,第三年又持續地發生饑荒,這才使大衛醒覺是否有得罪神的地方。

因此,人在苦難中,若一味把眼目放在自己受苦的點上,繼而埋怨人、埋怨神的不公、不義,而忘了先審視自己的生命,有否散發基督的香氣,好比大衛在詩篇上的禱告說:「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139:23-24)

默想:你的香氣是什麼?是使人活的香氣,還是把人的靈給壓碎的臭氣?

「感謝 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林後2:14)「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林後2:16)

不能接受⋯⋯

另外,「不能接受」也是人在苦難中一個常見的反應。人在苦難中的禱告,往往要求神按自己的心意、想法、時間來成就。若不,苦毒就會開始慢慢形成,繼而埋怨人、埋怨神,彷彿定人、定「(神)有罪,好顯自己為義」(40:8)當神擊打拔示巴給大衛生的第一個孩子時,大衛怎麼反應──他接受:

「15⋯⋯耶和華擊打烏利亞妻給大衛所生的孩子、使他得重病。 16 所以大衛為這孩子懇求 神、而且禁食、進入內室、終夜躺在地上。 17 他家中的老臣來到他旁邊、要把他從地上扶起來.他卻不肯起來、也不同他們喫飯。 18 到第七日、孩子死了。大衛的臣僕不敢告訴他孩子死了、因他們說、孩子還活著的時候、我們勸他、他尚且不肯聽我們的話、若告訴他孩子死了、豈不更加憂傷麼。 19 大衛見臣僕彼此低聲說話、就知道孩子死了.問臣僕說、孩子死了麼.他們說、死了。 20 大衛就從地上起來、沐浴、抹膏、換了衣裳.進耶和華的殿敬拜.然後回宮.吩咐人擺飯、他便喫了。 21 臣僕問他說、你所行的是甚麼意思.孩子活著的時候、你禁食哭泣.孩子死了、你倒起來喫飯。 22 大衛說、孩子還活著、我禁食哭泣、因為我想、或者耶和華憐恤我、使孩子不死、也未可知。 23 孩子死了我何必禁食.我豈能使他返回呢。我必往他那裡去、他卻不能回我這裡來。」(撒下12:15-23)

那麼,對於約伯來說,他不能接受災禍臨到他,因為他說──「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 神、能到他的臺前.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23:3-4)在約伯最後的辯駁中,重點仍看重自己的義,這義是不應該得到這種災禍作為回應的!

默想:當你審視了自己生命上的破口,也看見自己得罪神、得罪人的地方時,最後,你可願接受神完全的主權嗎?你也願照祂所吩咐的去行、向人、向神認錯、認罪嗎?你若肯,神定會叫你從災難中轉回、祝福你。

神的造訪⋯⋯

什麼是神的造訪?約伯口中所說的:「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42:5)那麼,你也曾否確實地經歷過呢?

我們所相信、所信靠的神,是一位什麼樣的神?你可曾用你的靈與祂相交呢?──「神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4:24)

約伯在平靜安舒的日子裡,所認識的這位全能者都是在頭腦上、思想上、意志上認知的神。就如他口中所說的:「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31:23)這就是約伯所認知的神!

對於全能者的公義、公平、賜福、憐憫、慈愛等等,在遭難的日子,似乎是如飛而去。而神似乎也在我們以為、認定的災禍中,格外顯得沉默寡言、無言又無語──「願人得與 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16:21)

在困苦中,神的確像似離我們好遠,但苦難往往是成長、煉淨的挑戰或功課!並且在窘迫的盡頭,把心中的苦給壓迫出來,得以向神傾心吐意!這一刻,就是你的靈向全能者發出響聲──「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詩42:7)──沒有經歷過這種深淵就與深淵響應的吶喊,就體會不了「現在親眼看見祢」的真實。

哈拿因著不生育「心裡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禱耶和華.」(撒上1:10)因著這份的愁苦,哈拿在神面前不住的祈禱,直至祭司「以利說、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願以色列的 神允准你向他所求的。」(撒上1:17)之後,她心中的苦被釋放,「面上再不帶愁容了」(撒上1:18)──神在哈拿困苦的盡頭造訪了她,她的生命改變了!

所以,不要輕看你的苦,也不要高舉你的苦,不要被所謂的「受苦神學」所蒙騙,當仰望那造你的主,學效大衛凡事求問主,或許神會在夢中或環境中告訴你,你需要改正、調整的地方在哪裡。而對於那些「指正」你的人,你「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雅1:19)不要任憑你的情緒發言,要發言就與主好好的面對面去談吧!「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 神的義。」(雅1:20)

默想:苦難往往是成長、煉淨的挑戰或功課」──如果挑戰或功課沒學會,這功課就會一直重覆/循環的出現,直到你學會了、改正了、調整了,這循環就會停止,並且神會把你從苦難中轉回!「苦」是有限期的──「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幾個人下在監裡、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啟2:10)──然而這「限期」也取決於你何時回應?


留心聽聽你口中所發的言語⋯⋯

假若你落在苦難、疾病、困苦中,不要單把焦點全聚在那個「苦難、疾病、困苦」的坑中,要快快的、努力的從這坑中跳出來,跳出後勇往直前,把坑留在背後,坑是會停留在那裡的,但假苦你能堅忍的往前行,這坑會離你越來越遠!當你往直前的時候,要與神對齊,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但,我們又如何能跳出那個坑呢?──「耳朵豈不試驗言語、正如上膛嘗食物麼?」 (約伯記 12:11)──聽聽你在「苦難、疾病、困苦」中所發出的言語、心思意念,是咒詛人、咒詛神、還是咒詛自己的話語?你心所擔心、憂慮的是什麼?下一頓飯?下個月的租金?住哪裡?穿什麼?身體檢查報告?手術風險?等等⋯⋯。

那,什麼是跳出、勇往直前?──堅忍地、努力地讓自己保持在神的愛裡──讀經、禱告、敬拜、默想──你不能只敬拜、不讀經;只讀經、不默想;只默想、不敬拜,只敬拜、不禱告──這四樣,缺一不可。剛開始,你可能要很努力去規範自己去做,但一旦你習慣了、就自動能啟動進入敬拜的屬靈領域。因為真實的敬拜,不是唱唱歌、感覺良好、感受到恩膏這種的觸覺,乃是你整個人、你的全人是浸泡在恩膏裡,你口中所發出的每一句話,你手所寫的每一個字、每個標點符號,都是帶著屬天的權柄與能力,你所思、所想的,都是屬天的事!你的生活就是敬拜!如此,你所在意的,就不再是那些的「苦難、疾病、困苦」了。

在你努力規範自己的過程中,可能慢慢的,你懂得怎麼放下、不執著、不擔憂了,因為那些曾經在你裡頭攪擾你的邪靈、黑暗權勢,因著你不止息的去操練敬虔,牠們都會受不了,一個又一個的離開你,所以使徒保羅說:「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那裡、那裡就得以自由。」(林後3:17)自由──就是不被「苦難、疾病、困苦、憂慮」所轄制。或許,你仍在疾病中,但你是輕省、有喜樂的; 或許你困苦的環境仍在,但你看「 每早晨這都是新的.(因神)的誠實、極其廣大。」(哀3:23)

在「苦難、疾病、困苦」中,開口敬拜、讚美祂吧!記得「口開」、「心開」、「靈就開」!讚美祂的恩典要超越你所有「苦難、疾病、困苦」的總和。

我們的神,祂是好神!要相信祂是定意要賜福我們的:「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

你心思意念上的「苦難、疾病、困苦」,是導致你生命往下沉的主因,努力地戰勝你心思意念的戰場吧!──「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你心思意念上滿滿的是「神必開路」、「神必預備」、「我已得醫治」、「我壓根兒沒有病」的話,就照著這些運行在你心裡的大力的話語,給你成就了罷:

  • 耶穌對百夫長說、你回去罷.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那時、他的僕人就好了。(太8:13)
  • 耶穌就摸他們的眼睛、說、照著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罷。(太9:29)
  • 耶穌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罷。從那時候、他女兒就好了。(太15:28)

還是你心裡的大力是:「沒錢了」、「沒工作了」、「我有病」、「沒辦法了」⋯⋯那也就照著這運行在你心裡的大力的話語,給你成就了罷!

所以,你心裡要運行哪種「大力」的話語呢?信心的話語不是述說著你所看見的──得了醫治嗎?得了供應嗎?得了解決?──而是跳過眼前的「現實」,以信心的眼睛,宣告你看見未來已發生的事──得了醫治、得了供應、得到解決了。

縱然或許到末了,你還未能看見你所禱告、所祈求的得到成就,但是你依然相信你的主,不因為沒有成就而離棄祂!猶如但以理三個朋友因不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要被扔在烈火的窰中,這三人怎麼說?──「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 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窰中救出來.王阿、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阿、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7-18)──你有這個「即或不然」的「信」嗎?

默想:你怎麼相信你就永遠脫離不了「苦難、疾病、困苦、憂慮」呢?耶穌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

筆者見證:

2020年八月,父親因著醫療的失誤,突然離世,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一時之間完全無法接受!在父親做完手術留院的日子裡,每日禁食禱告,做了該做的,父親還是走了。雖然深知父親是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但在情感上,真的無法接受!

在父親走後的第二天,我一個人在公司裡大哭大鬧,發瘋似的尖叫大喊!不停的問,為什麼?我不是也做了該做的嗎?為什麼不得醫治?為什麼是醫療的失誤,使父親要忍受那麼多不仁道的傷害?這日子足足有十天之久,我徹徹底底、完完全全的無法,也更是沒辧法去禱告、讀經、更不要說敬拜、讚美了!

有姐妹知道這事後,特意到公司要為我禱告,當她禱告說:「主,祢是聽禱告的神⋯⋯」我心裡十分抗拒的說:「不要這麼說,沒有,祂沒聽我的禱告⋯⋯」然後姐妹再說:「主,祢是叫死人復活的主⋯⋯」我心裡頭的那股抗拒的力量就更大了:「別了,別再說,沒有,我父親沒復活⋯⋯」。

直到滿了十天之後,我實在受不了,我不能再讓自己的屬靈光景停留在這種不能禱告、不能敬拜、不能讀經的狀態裡,於是我做了一個禱告:

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向靈界宣告,我願意接受神的主權,我願意接受神把父親帶回天家,我是屬神的⋯⋯。

就是一個向靈界宣告的禱告,我能夠再次的敬拜、禱告、讀經 ,直到今天。傷痛的記憶仍在,但傷痛的軛是斷開了,仇敵不能再控訴我了!

所以,苦難是考驗你是否仍堅信你那屬神兒女的身份、你是否接受祂的主權、你是否依然不離棄神?你越早認清,你就能越早的離開被轄制的日子,自由的進入敬拜、禱告、讀經的屬天領域裡。

祝福你滿滿得著神要你得著的福,這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阿們。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