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8,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20 八月七日──約伯記-17 (祂定意⋯⋯)-第23-24章

第二十三章

惟願⋯⋯

1 約伯回答說、 2 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的責罰比我的唉哼還重。 3 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 神、能到他的臺前. 4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5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 6 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麼.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 7 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如今約伯滿滿的被激動了,也可真感到有點百辭莫辯了,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求要去到神的審判台前,親自向祂辯明一切,他也深信,神必垂聽的,因為他再說,自己是「正直」人。

雖不見,然而⋯⋯

8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他。 9 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10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11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12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以利法勸約伯要「你要認識 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22:21)「你若歸向全能者、從你帳棚中遠除不義、就必得建立。」(22:23)「你就要以全能者為喜樂、向 神仰起臉來。」(22:26)「你要禱告他、他就聽你…」(22:27)。所以,約伯的回應是,他也知道,可惜的是,他找不著神,因為神似乎躲起來,不讓他遇見。不但如此,神做事,他也看不見。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11-12節)──約伯自辯清白、如何行義行善,來反駁以利法所言的:

  • 「你的罪惡豈不是大麼.你的罪孽也沒有窮盡。」(22:5)
  • 「因你無故強取弟兄的物為當頭、剝去貧寒人的衣服。」(22:6)
  • 「困乏的人你沒有給他水喝.飢餓的人、你沒有給他食物。」(22:7)
  • 「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貴的人、也住在其中。」(22:8)
  • 「你打發寡婦空手回去、折斷孤兒的膀臂。」(22:9)

神定意壓傷⋯⋯

13 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他心裡所願的、就行出來。 14 他向我所定的、就必作成.這類的事他還有許多。 15 所以我在他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16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17 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

然而,約伯由紿至終都感到,是神定意要壓傷他,這使他心中惶恐不安:

  • 「他剝去我的榮光、摘去我頭上的冠冕。」(19:9)
  • 「他在四圍攻擊我、我便歸於死亡.將我的指望如樹拔出來.」(19:10)
  • 「他的忿怒向我發作、以我為敵人。」(19:11)

默想:在困苦中,約伯在意的只有兩件事──他的正直、神的回應。不管朋友們如何的議論他,他心中的交戰就是「為何」?這一刻他相信,「(神)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10節),可是下一刻他又說「只是他心志已定⋯⋯」(13節),顯然,他不明白試煉他的是什麼?那麼,你在困苦、艱難時,你所在意的又是什麼?

第二十四章

神不理會⋯⋯

1 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2 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3 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4 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5 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殷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餬口. 6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 7 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8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9 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10 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飢餓扛抬禾捆。 11 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醡酒、自己還口渴。 12 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 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對於朋友們的議論,認為惡人的日子必如風而去,無人記念。約伯也同意他們對惡人的論點及看法──惡人:

  • 「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3節);
  • 「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4節);
  • 「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9節);
  • 「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飢餓扛抬禾捆」(10節)。

可是神卻不理會」,任憑窮人:

  • 「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殷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餬口」(5節);
  •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6節);
  • 「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7節);
  •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8節)。

惡人的結局⋯⋯

13 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14 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15 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16 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17 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18 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分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19 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20 懷他的母〔原文作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喫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記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21 他惡待〔或作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除此之外,惡人不認識光明:

  • 「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14節);
  • 「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16節);
  • 「他惡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21節)。

因此,他們的結局「在世上被咒詛」、「懷他的母要忘記他」、「蟲子要喫他」、「他不再被人記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惡人也享神的保守⋯⋯

22 然而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23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24 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25 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縱然惡人「被高舉不過片時」,但仍然得神的看顧及保守,與世人無異:

  •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22節);
  • 「神使他們安穩」(23節);
  •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23節)。

默想:對於神的旨意,有時候我們真的不懂,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聚焦錯了?煎熬、難捱的日子,豈非是因為做了何事、不做何事嗎?我們所審視的,只看重自己的義行、惡行嗎?約伯與朋友所爭論的,似乎都只集中在一個人他所行的事上──行惡遭報、行善平安。然而,我們有否想想,其實神要調整的,是我們的「心」?看看約伯的回應:

。我的舌上、豈有不義麼.我的口裡、豈不辨奸惡麼?(6:30)
。我若有罪、於你何妨.(7:20)
。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9:15)
。我本完全。(9:21)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10:7)
。我已陳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義。(13:18)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16:17)

約伯有否因自己的義行,而感到驕傲?驕傲是「心」的事,還是「行為」的事呢?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