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7,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00 新舊難溶

新舊難溶
太9:14-17

反思今天我們與下一代是否有隔膜、衝突,不能接受他們一些行為,不滿他們一些表現?同樣在教會中我們有陣子也會不太滿意教會一些活動,覺得不應舉行這等活動,或許一些人建議教會一些改革,或教會欲推行一些新政策,也未必即時有正面的回應,甚或敬拜的方法覺不屬靈、不依傳統。我們所不滿的或許不一定是錯,只是我們已有一些固有思維、觀念,故未能一下子即接受新事物,正如:耶穌在世時,其教導亦很多時被視為離經叛道、驚世駭俗,為甚麼呢?為何如此?我們會從一段經文作分享。

背境(太9:9-13)
主耶穌呼召了一班當時被視為罪人的群體,祂呼召了作稅吏的馬太,並與其朋友一同用膳,分享天國的福音(太9:9-10),但此舉對當時一些嚴守律法的人是很難接受,於是他們便質疑耶穌的行為,甚至他的門徒也不太想主如此作,要求清理門戶,而主卻指出祂到世上的目的乃是拯救罪人(太9:11-13)。主這些行徑與他們認為彌賽亞是高高在上、復興他們的國度的信念又大相逕庭。

不單當時的法利賽人有此質疑,連施洗約翰的門徒也對耶穌的行動感到困擾(太9:14),「那時」即主耶穌與那些被視為罪人的人正在用膳,但施洗約翰的門徒與法利賽人卻正進行禁食(可2:18),事實施洗約翰常常刻苦己心禁食,而他被捕後其門徒便秉承他的做法,而他們如此作已成為一種宗教行為,甚至認為如此作便會得到神的祝福,而他們希奇耶穌宣告是神所差派來的,但怎會不按他們以為對的規矩禁食呢!

禁或不禁
主便作出解釋「耶穌對他們說:『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陪伴之人豈能哀慟呢?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時候他們就要禁食。』」(太9:15),「陪伴之人」直譯是「新房之子」,即婚禮的嘉賓。在婚禮中我們應該是為那對新人感到高興、開心,故不宜哀慟、禁食,更應在他們的婚宴中開懷暢飲、輕歌作樂。

主刻意用他們熟悉的事作比喻乃因施洗約翰曾以耶穌是新郎,他自己只是其朋友,絕非主角(詳見 約3:22-30),他樂見其門徒轉跟隨主,「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3:28-30)。耶穌便用施洗約翰所引用的比喻再延伸下去,去解答他們的困擾,疏導他們不滿的情緒。而猶太人也曾以婚筵象徵彌賽亞來臨與彌賽亞的筵席,故此耶穌便以自己為新郎暗示祂便是彌賽亞。

但當日子將到,新郎離開他們時,他們便要禁食。「要離開他們」可直譯作:「要從他們當中除掉」,這暗示主將被他們逼害被殺。主指出當祂被殺及離開後,其門徒及愛祂的跟隨者將會感到悲傷、難受,亦會因哀慟而禁食。故主指出他們那刻按猶太人自定自加的法則而循例地禁食的做法是失去真正的意義。

當主這樣的宣告時我們看到主對其使命的委身。祂清楚看到十字架的道路等待祂踏上,死亡的幔子已掀起,祂可以一目了然看到其前景是悲苦,但祂仍勇往直前不畏縮去面對,這是我們要學效的。

主感慨地再用兩個比喻指出他們頭腦守舊、頑固,難以接受新思維、新事物。

破衣新布(太9:16)
「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太9:16)

新布因未洗過,故未縮水,若縫補在舊的破衣,那麼在洗滌時新布會縮水,這樣便會使那破口扯裂,而破裂更大。

舊袋新酒(太9:17)
當代的人並不是用瓶子盛酒,常用的是皮袋。「新酒」乃在發酵,所產生的氣體便向外擴張,若皮袋用舊了便缺乏彈性,故抵受不了這些壓力便會爆裂,而酒便會外溢。

「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太9:17下)

保存這些新酒,便只有用新的皮袋,它們仍具有彈性,故能容得下那些壓力,故兩者均能保存。

昔日場景
當日不少人──特別宗教人士,那些文士、法利賽人很熟悉經卷(舊約),但卻沒有真正的鑽研,心意沒有更新,只有守著傳統、舊有思維,而不能接受新事物,正如:
一些智者看到那顆明亮的星星,知有王誕生,按慣常思維他們前往皇宮尋找新生王,希律王問祭司長、文士:「基督當生在何處?」,他們準確地引用彌迦書5:2,指出應在伯利恆城(太2:5-6)。但那細小的城怎會有君王出生,故不會前去敬拜,但那些智者卻能突破固有思想肯再前往而能見到主。 當一些人佩服耶穌的宣講,但法利賽人不忿,指他們受迷惑,當中一位法利賽人尼哥底母想為耶穌解說,怎料被他們反問:「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還有「眾人聽見這話,有的說:「這真是那先知。」有的說:「這是基督。」但也有的說:「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嗎?經上豈不是說『基督是大衛的後裔,從大衛本鄉伯利恆出來的』嗎?」(約7:40-42)
但其實主真的是在伯利恆城出世,只是祂常在加利利工作而被視為加利利人,這便是他們沒有「詳細察看」。 當主與罪人一起,他們覺得很不妥當,主便引用何西亞書6:6「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太9:13上),這並非指神不愛祭祀,那是猶太人常用的表達方法,表示「甲比乙更重要」之意,即神重視憐恤過於祭祀。「憐恤」乃指堅貞守約的愛,而非單有外在的禮儀,可惜這些人沒有好好的深究神話語的真正意義。 當門徒在安息日掐麥子充飢,當主在安息日治病──枯手的人(太12:9-13),趕鬼使人得釋放(太12:22-23),他們那些牢不可破的人為思想便偏激地否定主的能力及身份,「但法利賽人聽見,就說:『這個人趕鬼,無非是靠著鬼王別西卜啊。』耶穌知道他們的意念,就對他們說:『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一城一家自相紛爭,必站立不住。』」(太12:24-25),他們看不到安息日真正的意義,主宣告:「又對他們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2:27-28)。凡此種種我們看到他們對主的偏見乃因他們太愛舊思想、老思維而不能接受新事物,還有他們不願意用心聆聽別人的分享,很快便否定他們所說所作的,不願花時間去深究考查便主觀地否定。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們沒有好好研讀、思想神的話語,心意沒有更新而成為舊皮袋、舊破衣不能接受新酒、新布、新思維。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均有我們的主觀、成見,要改變、要接受新事物是不易──不是一下子可以接受,轉捩點是我們願否再細心探求。

昔日腓力向拿但業介紹耶穌卻即時被拿但業反唇相向(約1:45-46),但及後經過真正的接觸交往,他舊有的印象便扭轉過來,「拿但業說:『拉比,祢是神的兒子,祢是以色列的王!』」(約1:49),願我們能同樣有拿但業般的心態,能摒除一些成見,接受真理!

家庭場景
今天我們常常看到上下兩代有很多衝突,原因往往是上一代並不能接受新的事物。
留長髮、留鬚便被視為異類,但昔日(包括中國、猶太人)豈不是同樣留髮、留鬚嗎? 打機一定是不好,但原來有些遊戲是有益思維,只是我們時間的控制而已! 男士做面部護理便稱為女人型,但為甚麼可以做腳部護理而不能做面部護理呢? 我們若樂於聆聽了解,有新思維便不會產生那麼多問題。

很多時我們不願接受新的事物,但當一些新事物變成「舊」的事物,便沒有問題了。

教會場景
今天基督教界亦常常有這些問題出現,我們有陣子不能接受一些新的事物。

當然我們不是隨便開放接受新事物、新思想而沒有底線,正如:不會接受婚外情、同居、同性戀等。我們以神的話語作準則。

新瓶舊酒
主耶穌來不是廢掉舊約、律法,乃是成全,祂更帶來新的詮釋(太5:17-18)。

祂同樣如舊約先知般要求跟隨者遵從神的心意,向悔改的罪人宣告罪赦。而祂是用新穎的方式去表達古舊的信息,對神的律法更精確的闡釋。故此我們同樣要學習持守──持守神的教導、原則,也要開放──開放我們的思維,不是有新建議、新事物即時反對,乃是再三細想,以神的話語作準繩,探索甚麼是絕對與相對,這樣家庭便和諧,衝突便減少,教會亦有更大的突破。

願我們竭力進深,心意更新,是新皮袋能裝新酒及新瓶舊酒!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