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6,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慧境神遊 1

語音(廣東話): 我對佛學的興趣,就是最先在中四時開始,之前,我有幾個很有興趣追求,一個就是在我中一、中二時,我感到人生有很多痛苦,我覺得宇宙有很多很奧秘奇妙之處,所以當時我就買了莊子來看,將莊子,我其實,當時真是看不明白,因為我買文言文的莊子。第一卷的叫「消遙遊」,已經不太明白,以前電影稱「青春消遙遊」。為什麼莊子是消遙遊呢?開始時他說:「北冥有於,其名為昆,昆之達,不知幾千里也,化以為鳥,其名為鵬,鵬知會不知幾千里也,路以飛,其亦弱誰天之雲,是妙也,海雲將之使於難明。」直到現在我都背熟了,但那天背完都不知道說什麼,雖然不知道說什麼,但我很有興趣,因為當時,我對整個宇宙人生,我覺得充滿可以尋索的奧秘,其實莊子所謂的就是一條魚變成一隻大鵬,飛上太虛,即是飛上最高之處,腑視人間,人間其實隻是非常渺小,但這大鵬鳥都要憑風而上,都不是最棒,人最棒都是連風都不用依靠,就是達至無所依此無待,才最高的,後來我才明明莊子所謂消遙的道理。我就一直對這些很有興趣,

接著莊子,我買老子來看,就發覺這個宇宙可能有種叫做「道」,很偉大的東西。接著,中三的時候,有一個老師,很喜歡西方文化,他就啟發我去探索西方文學,西方哲學,當時我就買了一本西洋哲學史來閱讀,一開始看,從少就聽聞有些人的名字,柏拉圖、亞理士多德。究竟說什麼呢?那我就看柏拉圖,又引起我很大興趣,他問了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解會有數學的存在,自少讀書,我就很怕讀數學,我畫畫最棒、作文最棒,數學則馬馬虎虎。但中數時期讀數學就發覺數學果那些原理,特別是幾何學原理是很奇妙。我看柏拉圖才知道,柏拉圖都問這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會有幾何學原理呢?這個世界為何會有數學存在呢?數學是一種抽象的規則,這些抽象的數學系統為何會存在呢?而且為什麼它是真理系統,因為數學所計的數,一定是這樣,是真理的。柏拉圖覺得好奇,因為數學是看不見的,宇宙為何有種看不見的抽象系統,又是真理系統存在,它不是靠物質撞倒產生數學,又不是經驗可以任人產生數學,因為經驗一加一未必等於二,數學一的加一等於二嗎?但是經驗一層雲加一層雲都是一層雲,所以聽這些好像一層雲,一加一等於二這是一定對的原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真理系統呢?柏拉圖主張數學的存在,顯明這個宇宙有一個完美世界的存在,即是宇宙有一個真實完美的世界,是數學的根源,不單只數學來自完美世界,人生所追求的真理,人生追求的道德,善良與及人間所見的美,即是真善美,都是來自這個完美世界。這是一個很大的興趣,宇宙真是一個看不到的完美世界存在?所以我由當時開始對哲學產生很的大興趣。不過,對哲學產生興趣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為將來賺錢就會很艱難。哲學是讀什麼呢?哲學就是研究宇宙的根源,或者研究人生意義。將來找工作時,就問你認識什麼,我認識人生意義,那很難找工作。我想找人打掃,不需要人生意義的。

據說在台灣扶人大學哲學系,有一個學生畢業,找不到工作,後來在野生動物園扮猩猩。有一次,他扮猩猩在樹上跳舞,怎料一不小心掉下來,跌進鄰近的老虎籠裏,「這次必死了,老虎走近,我又不是真的猩猩,真的猩猩都可以跟牠切磋一下,勒住老虎的頸,打牠。老猩猩很有力的。我不是,我只是哲學人,沒有能力,只是假扮猩猩。」老虎漸漸走近他,他以為必死了,怎料那隻老虎走到他身邊,突然跟他說話,會說話的老虎,說:「不用驚,我是台大學哲學畢業的。」原來哲學系畢業,不是假扮猩猩,是假扮老虎,因為沒有工作。

不過當時我決定了我的人生方向,因為我要探索宇宙最奇妙的東西,就是哲學。哲學就是探索這些東西。不過後來到大學讀哲學,又不是這些東西,大學讀哲學有的沉悶很發瘋,不是說語言分析、語理分析,就是說你說這句話,我都不是太明白,這就是哲學,很低級的哲學。高級的哲學而是探索宇宙的奧秘。中四時,中四當時,我對西方文化很有興趣。讀完柏拉圖、讀亞理士多德、再讀康德,嘩!當時會拋兩句名言,很厲害,還是中學生,又說柏拉圖、亞理士多德、說康德,那些女同學都不知道我說什麼,我又以為這樣很吸引女生,這才可笑,其實人家嚇跑了。對西方很有興趣,中四時竟遇著一個中國文化老師,國文老師,很有學識的。我可以說中國文化無用,中國文化落後,是那些保守的封建的,西方才好。怎料那個老師很生氣了,「中國文化是很好的,你都不認識。」「我怎會不認識,我不知閱讀過多少書,最後跟老師不斷爭論,老師拋下他的學問,他說及佛學。頗有趣的,佛教,沒有太多人聽得明白,那個胡適之是個著名的哲學家,寫那本中國哲學史,寫到中世紀寫不下去。因為話他不明白佛學,因為胡適之主張神傭主義,看極都不明白佛教。那個老師拋下幾句佛教,心想,有料之人,於是我又很有興趣,就去看佛學了。當時我常常走進書局,我專到某幾間賣很較便宜的書局,而那個老闆很好人,見我穿中學校服,他常常打折給我,而且很多賣不出的就是學書,我就買,他不知有多高興,差不多想送給我。當時台灣剛出版了一本書叫「人生的解脫與佛教思想」,引起我很大興趣。佛教?於是我就買回去看人生的解脫,這本書的作者叫木村太彥,是一個著名的日本佛學大師,一看,原來佛教是講解脫痛苦的。這個我有興趣,我覺得人生很多痛苦,我覺得這個世間有很多戰爭,人類有很多衝突,家中爸爸又有精神病,常常吵鬧,常常罵媽媽等等。我都覺得人生有很多痛苦,我很想解脫,因此我對佛學產生濃厚的興趣。

佛教究竟說什麼呢?佛教本來不是叫人拜佛,你如果將佛教當作拜佛,就把佛教弄很很低級了,佢原本不是講拜佛,原本是一個哲學,釋迦牟尼其實是一個思想家,他教你怎樣去修,去修為令你領悟到某些智慧,這才是真正的佛學。所以民間拜神的,基本上不認識佛教,佛學和佛教很不同,究竟佛教關心什麼呢?它關注的是要解脫眾生的煩惱和痛苦。
那麼什麼是痛苦?他說及四個著名的痛苦,我們都會經驗的。第一,求不得苦,即是你想得到又得不到的痛苦了,想追某女生又追不到,那就是痛苦;想考大學考不到便是痛苦,考不到理想的,入了一間不好的學校便是痛苦,有一間你很想考到的,考到後卻發現很糟糕的,又是痛苦,這個求不得苦。

第二,怨憎回苦,就是你想的就得不到,不想的卻經常纏繞著你。那些怨恨,某些人背後說你壞話,人家憎你的,全都好像匯集在你身上,人生有時真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要被人在背後說閒話,你多善良都被人說是非,因為你善良就惹人說話,他說話:「裝模作樣,你信真是善良嗎?」有時真是很氣憤,即是當我真心誠意去中國籌款,幫中國窮人,有人說:「你以為真是籌款嗎?你只不過想討好共產黨,真是看不下去。」他不信你是真心,你一定有邪惡的動機,人家便莫名奇妙地憎恨你,怨恨你,累積在身上,便很痛苦。

愛別離苦,你不想那些全都來了,你愛的卻走了。亞洲的老公,老公走到深圳,經常不回家,原來包小老婆,又痛苦。縱使這些痛苦都沒有,最後有一種痛苦永遠不能避免,就是生老病死,出生就已經痛苦,那些被迫出生,無可選擇的,出生後,看著自己越來越老,沒有什麼人生,又是最大發現,就是發現自己越來越醜陋,年輕時我都不算英俊,只算是瀟灑,漸漸步入中年。我只會老、只會病。四十五十歲之後,發覺渾身都好像有問題,每一樣都好像似患Cancer,接著又會死。生、老、病、死,這些似乎不能避。

佛教描寫人生的問題都頗正確,怎樣去解脫呢?佛教根本沒有叫你去拜神,他原本只是這樣。解脫的辦法就是如實去觀這個世界的真相,即是世界有個真相你,明白的話,就不會那麼痛苦了。世界的真相是什麼呢?這個叫四法印,四法印是標準之意,佛教屬靈四定律,四個基本標準,真是佛教的,即是要乎合四點才是佛教。

第一叫做「諸行無常」,「諸」就是一切,「行」就是活動,這個世間一切活動無常,「無常」就不是鬼,無常就是沒有常一不變的東西。這個世間一切活動,沒有不變的,甚麼東西都是變。信個就是諸行無常的意思。皆皆都變,的確是對的,你發覺最大變化是自己個樣,你隨著年紀漸長便會知道,自己知道自己越來越難看,而且將會更難看,接著,看看太太,都是一樣,那就悲哀了。看看老公,嫁他時英俊瀟灑,怎料幾十年後,又肥、又大肚腩、又光頭。娶個老婆又溫柔、漂亮、可愛,幾十年後,又肥、又囉囌、又八卦。這就叫無常,世事所有東西都在變化當中。

「諸法無我」,「諸法無我」指法就是事物,一切的事物是沒有我自己的,我自己是指什麼呢?即是我的體,即是每件事物都沒有一個不變的本體,所有事物都在變,所以並無一件事不變,而這個意思即是空的意思。

「有漏皆苦」,「有漏皆苦」就是有缺陷的世界其實是痛苦的。「涅槃寂靜」,就是你明白這個痛苦,如果你去修行,修行到進入最高狀態就叫「涅槃」。涅槃就是一種,它原文指吹熄滅,即是把蠟燭吹熄滅了,即是你生命有很多慾火,那些慾火被吹熄了,你生命很多追求、很多慾望,那你一定痛苦,吹熄後﹐他沒有追求,就不痛苦,進入一個很寂靜的狀態。這種涅槃狀態,其實如果有這種領悟就很簡單,股票怎樣跌你都不怕,因為你都沒有慾望,希望自己賺多一點錢,為什麼人會猛然追捧股票市場呢?其實都是慾望很高,貪婪的心很高,當你將這個心息吹熄滅了,吹熄滅你的心,那種不單止慾望,由你的知識、由你各方面心裏的活動靜下來,的確會小很多痛苦。這個被認為最高的境界了。

那麼,「空」的意思是什麼呢?空是後來容樹提出,就不是釋迦牟尼主要的理論,後來大聖佛學有一個叫榕樹,就是一個佛教繼釋迦牟尼之後最犀利的人物。他提出用空這個概念來解釋佛學的意思,「眾因緣生法,我說色即是空,」所有東西都是因緣構成的,因緣是什麼呢?經常說很有緣,我信基督教就不講很有緣,真是奇妙的安排呀﹗我就會這樣說。但因緣的意思是什麼呢?即是事物的發展總會有很多關係,因著某一種關係產生另一種關係,那些關係又產生另外一種關係,所有事都有很多關係構成,即是好像你現在看見我,站在些說話,都是很多關係構成的。如果你沒有來教會,你不會聽到人宣傳,你不會來聽我說話,如果我沒有成為基督徒,我都不會在這裏說話。如果我沒有研究佛學,或者沒有研究道家儒家思想,我亦不會兩次都來說話?為什麼我來呢?我有研究這些東西嗎?為什麼我研究這些東西呢?我以前經歷過人生的苦難,對宇宙奧秘的探求,所以種種關係令我研究這些東西,研究這些賺不到生活的東西,之後原來都可以賺到的,因為講這些東西,是有人聽,不過就很低薪。講這些東西,因為我認識這些東西,才到這裏講話,不然我講別的東西,是不是?因為很多關係引至我今天講這些,這些關係再追下去,如果我沒有出生,跟本就完全沒有了。為什麼我要出生,又是很多的關係,當年我媽媽沒有遇到我爸爸,我便不會出生,是不是?當年又是複雜的,抗戰期間,我媽媽考到中山大學,日取了廣洲,所以我媽媽就要到坪石去,大學搬到那兒,我舅父送我媽媽去火車站,我媽媽在香港火車站,當時兵荒馬亂,舅父很緊張,但是這個妹妹說要讀大學,都要送她去了,到火車站就巧合地遇見一個很英俊的男子坐在火車裡,舅父說:「對了,是嶺南大學的同學,問他做什麼。」「我剛由廣洲到些,然後由些再坐火車上去盤旋,再去坪石,因為大學,嶺南大學搬到那兒。」「那不就是跟中山大學一起上課?」我舅父覺得正好,「我妹妹都是喺,一起去,不如一起,大家照顧一下。」原來這個男人姓梁,於是大家就照顧一世。如果當年沒有相遇,我今天不會在這裏。之後,他們後來在中國,知識份子一直發展,怎料一九四九年解放軍快要打到昆明,當時在昆明做事,父母就立刻,媽媽想到,不如走到香港先避一避內戰,便訂飛機票,又幸好可以坐飛機,結果是最後一班飛機,最後一班飛機來到香港,接著放軍就入城了,我媽媽就說幸好走得快,她說為什麼來得及走呢?為什麼她會想走呢?因為當時她讀基督教學校,她有一本聖經,危險的時候,她問上帝怎辦。翻開聖經一指,剛巧有一句,「當黑暗未來之前,快點去光明的地方」。然後,我媽媽接著那天晚上發夢,共產黨逼她嫁給那個豆皮老,她很害怕,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就乘巴士﹐望一望街,剛巧看到一個「豆皮老」,坐著那些車經過。「嘩!將來嫁他﹗」其實已經嫁了老公,那麼害怕,或許那是個特務,共產黨特務,不知道。嘩!嚇很立刻訂機票,及時乘最後一班飛機到這裏。唉!都因上帝救了她走到這裏,如果她當時沒有走出來,可能我就在內地出生了。在內地出生,我就當左紅衛兵,因為我是紅衛兵年紀的人,這樣,多數游泳走來香港,就不會講佛學,道家這些東西,我會講另一種見證,游泳來差不多死時祈禱,海突然間分開,我就走路來香港。很奇妙,當時很複雜,任何一個因素改變了,我今天不會存在,或者不會這樣講這些東西,但很多種因素走在一起,終於變成今天的出現了,終於我媽媽來到香港,生下第二個兒子,那就晚上發夢,有一個很好美麗的BB走到她身邊,說「我做你的兒子好不好?」那個BB眼睛充滿智慧,我媽媽就回應好,接著就作動生下我,不過生下我,發覺雙眼很小,好像沒有什麼智慧。那很多很多因素,讓我今天存在,我隨意改變一些因素,今日都不會在這裏,這些因素就叫因緣了。即是事物的發生是由很多、很多、很多這些、那些、某些湊合出來。但沒有一種東西是永遠的,沒有一件事是一定的,所以這個就叫「空」了。空的意思指沒有東西是不變的,不是沒有東西叫「空」,「空」不是沒有東西,「空」是指沒有東西是不變的,任何東西都是因緣所構成的,明不明白?不明白就算吧。

22